枫白晚

你好,你的故事,请签收.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8

「9.犬?狼!」  
  
 
  

  房子没了,琳是女孩子不方便,带土又不想再麻烦老师师母——他们已经为他做的够多的了,而且他不想被虐狗。
  想来想去,带土最后悲剧的发现,自己居然只能去卡卡西那里。
  对于这个结果,一开始,带土是拒绝的,可是在看到一个露宿街头的大叔后,他屈服了。
  而为了提高自己被卡卡西收留的几率,带土灵(脑)机(子)一(一)动(抽),找了个纸箱子还弄了块牌子,写上了【求收养】三个字,然后坐进箱子里面等着卡卡西开门。
  嗯,就像是只被遗弃的小狗似的。
  可是事实证明,卡卡西根本不吃这一套——
  他看着带土“……”了一会就要关门。
  “等等!”
  带土急忙站起来去阻止门的关闭,结果坐久了……
  腿麻。
  “?!”
  于是在两人惊讶的睁大眼对视的情况下,带土将卡卡西扑倒了。

  好险!
  带土看着近在咫尺的卡卡西的脸心想。
  幸好他及时用手撑住了地,不然初吻可就交代在这了。
  不过这么近的距离,带土完全能够感觉到卡卡西的心跳,卡卡西的体温……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带土咽了下口水,觉得喉咙有点干,想喝水。
  而卡卡西被这变故弄的大脑一片空白,反应过来就发现带土还压在自己身上,他额头上冒出一个十字。
  “你还不起开!”
  卡卡西怒道,因为生气,他的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
  带土突然觉得,这样的卡卡西,怎么说呢……
  他努力在脑中寻找着形容词。
  有点……可爱?
  “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忍不住叫了带土的全名,压在他身上不动,还看着他脸发呆到底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我知道了!”
  带土回过神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手忙脚乱的要从卡卡西身上起来,觉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不然怎么会觉得卡卡西可爱!
  可是,不知道因为太慌乱,还是因为之前太紧张手心出汗,总之,带土——
  手滑了一下。
  这次……是真的亲上了。
  几秒钟后,从旗木家传出了一声响彻云霄的惨叫。

  “好痛……”
  带土捂着腹部倒在地上,“不就是亲了一下嘛,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还隔着口罩……
  卡卡西冷哼了一声,抱着双臂坐在了床上。不用看他都知道自己嘴唇是肿的——好好的初吻竟然给了这个白痴,他现在杀人的心都有。
  “你来干嘛?”卡卡西问。
  ——这充斥了整个房间的杀气!!
  带土咽了下口水,老老实实的答道,“我家没了,想来你家借住。”
  听了这话,卡卡西扶额,一脸无奈的说,“你忘记旅馆这种东西了吗?”
  “对啊!”
  带土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
  “……”真是惨不忍睹。
  卡卡西捂住眼睛长叹了一口气,他真的再也不想见到这个白痴了。
  因此,卡卡西下了逐客令,“那你现在就去找旅馆吧。”
  然而,带土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整个人都变成了灰色。
  卡卡西问,“怎么了?”
  带土哭丧着脸,“我没钱……”QAQ
  之前在雨之国趁弥彦他们不在时猎杀叛忍赚的钱今天买丸子刚好用光了……
  所以现在,他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卡卡西。”
  带土突然凑了上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卡卡西看到他身后有一条尾巴在摇啊摇,“你不会那么狠心把我赶出去的,对吧?”
  明明可以借钱给带土,可是那一刻,看着带土期待的眼神,卡卡西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啊。”
  卡卡西别过脸说。
  带土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万岁!”不用露宿街头太好了!
  带土一把抱住卡卡西,“我就知道,卡卡西你会收留我的!”
  “给我走开!”
  卡卡西用力推着带土的脸,他才不会承认,看见带土那么开心的样子,他竟然会觉得让这个白痴住进来……也不是那么糟糕。

  这时候的卡卡西还不知道,自己收留的可不是什么二货哈士奇,而是一只狼,会将他吃干抹净的狼。

  第二天早上,卡卡西是被香味唤醒的,侧头看了眼身边,意料之中的没看到人。
  昨天晚上,他本来是打算让带土打地铺的,结果那个家伙说着什么“怕你半夜爬起来上厕所踩到我”就爬上了床,还怎么都赶不下去,无奈之下,卡卡西只好由着他去了。
  原本卡卡西以为,两个人一起睡自己会很不习惯,结果居然一夜好眠,没有做噩梦。
  是因为知道那个人就在身边吗?卡卡西心想。

  “卡卡西——来较量吧!”
  这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一个热血满满的声音,不用看卡卡西都知道是谁。
  ——凯。
  一个从小到大都穿着绿色的紧身衣,擅自将他称为一辈子的对手,不停向他提出挑战的人。
  不过……
  卡卡西看向厨房的方向,凯估计是以为在煮早餐的是他吧。

  厨房,带土与突然出现在窗口的凯大眼瞪小眼。
  “……这里不是卡卡西的家吗?”凯翻窗而入,“你是谁?”
  凯其实有点面盲,所以没认出带土。
  “你又是谁?”
  带土低头试图抢救一下锅里的煎蛋——既然凯没认出他来,那他也认不出凯好了。
  “我是卡卡西一生的对手!”
  凯竖起大拇指,牙齿“叮”的一闪。
  “……”
  带土看了下锅里抢救失败,已经糊了的煎蛋,冷笑一声,然后将其连锅带蛋的拍在了凯的脸上。
  这个西瓜皮居然敢自称卡卡西一生的对手,当他宇智波带土是死的吗?!

  卡卡西起来去洗漱路过客厅的时候,就看到凯一边吃着已经糊了的煎蛋,一边流着热泪喊到——
  “这就是青春啊!”
  “……”
  卡卡西脑门上滑下一滴汗,果然不管多久,他都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
  “卡卡西你起来了?”带土从厨房里出来,“快去洗脸刷牙,我做了早餐。”
  “……好。”
  看着穿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的带土,卡卡西莫名有一种错觉,就好像,他和带土已经这样生活了很久一样。
  ——而且也将这样生活下去。

  卡卡西最终还是被凯拉走去进行什么奇怪的较量了。
  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带土就出门去任务所接了几个C级任务(用影分/身)做了——在这里感谢一下水门老师,在他昏睡的时候就恢复了他的忍者籍。
  而领到报酬后,带土就开始了采购各种生活用品的旅途。回去的路上,他看到了一个看起来贱兮兮的死鱼眼茄子抱枕——怎么看,带土都觉得这像某个人,于是他决定将它买回去给那个人看看。
  可是带土刚走到柜台前要问店员价格,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带土!”
  带土转过头去,就看到一只跑过来的宇智波止水,还有在他身后的……宇智波瞳。
  “为什么回来了都不告诉我?”
  止水一到带土面前就是这么一句。
  回来了不来见他,居然陪鼬玩了一个下午!要不是听瞳说,他还不知道他回来了!!
  止水身上的怨气都快实体化了。
  “我忘了……”带土望天。
  止水是属于性格温柔的那种人,可是对着带土,他实在温柔不起来。
  “不要给我逃避啊魂淡!”
  止水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当初究竟是为什么会鬼迷心窍的认了这家伙当大哥的啊!
  “瞳……”
  带土强行转移话题,他看向一边的瞳,“昨天的红豆糕很好吃,能再给我点吗?”
  “现、现在身上没有。”
  瞳低头对着手指,一副害羞的样子,其实暗暗在心里后悔今天没有带包出来了。不然的话,现在就可以好好收拾一下带土这个该死的家伙。
  昨天她问过零,为什么宇智波带土会出现在木叶,而零的回答是蝴蝶效应,在她这个穿越者出现时,世界就已经在发生改变了。
  而野原琳没有死,宇智波带土回到木叶都是这世界改变的一部分。
  不过不管这世界变成什么样,她都会和他在一起……
  快了,很快就可以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
  带土很失望,红豆糕可是他的本命,当然前提是没毒。
  “不准转移话题啊魂淡!”
  止水说着突然注意到了带土手上提的东西,这才想起带土家已经没了的事——
  “你现在住哪里?”
  “卡卡西家。”
  “!”
  瞳瞳孔紧缩,这个人居然……
  “干嘛住他家。”
  止水很不满,一起住的话,带土哥一定会被卡卡西欺负的!
  他说,“来我家住好了!”
  “不行!”
  带土还没有说话,瞳就反对道。
  止水疑惑的看向她,“为什么?”
  “因为、因为……”
  原因瞳说不出口。
  “大概是吃醋了吧。”
  带土说道,同为穿越者,只要这个‘瞳’没有威胁,他还是愿意适当照护一下她的,“嘛,我就不打扰你们啦。”
  说话间他飞快按价格牌上的价格付钱,然后拿上抱枕用瞬身术走人。
  “带土哥你……”
  止水伸出手去,却抓了个空。
  让他跑了……
  止水叹了口气,转过头对瞳说,“你刚刚过分了,瞳。”
  “对不起。”瞳道歉道。
  “不过,止水你以后最好不要……”
  “?”
  “再和带土接触了。”
  那个家伙,可是灭了宇智波一族的啊。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