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你好,你的故事,请签收.

【火影】拯救宇智波11

前文:【火影】拯救宇智波  

  上个世界,在泉奈换眼睛后,任务目标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三个。

  

  “这是怎么回事?”

  水门看着斑头上人两个像让他长角的小箭头,又回头看了看泉奈,发现他头上的任务标识并没有消失。

  

  系统:【任务标识是锁定灵魂的,但因为眼睛内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力,于是造成系统将眼睛也认定为了任务目标,等眼睛完全融合后就不会这样了。】

  

  眼睛和身体分离的事情毕竟是少数,换眼这种情况千来年也只出现过那么一两次,于是系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个世界却发生了挖眼情况——任务标识也是系统用来定位的条件。

  

  【我靠,我忘记把定位从写轮眼改成人了啊啊啊啊!!】

  

  系统还在脑海里鬼哭狼嚎,趁团藏还没反应过来,水门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写轮眼立刻瞬移离开,出现在自己的影岩之上。

  

  “现在任务目标只剩下这一颗眼睛了?”

  

  之前水门就觉得,照系统眼睛可以承载精神力的说法,如果有人夺取宇智波的眼睛,并且杀死了它的主人,那个宇智波的灵魂就有可能附着在眼睛上。

  而自己每次到来都是任务目标即将死亡的时刻,那现在这颗眼睛里是不是就沉睡着一个宇智波灵魂?

  

  系统第一次认知到了自己宿主的脑洞,然而根本没有时间给他吐槽,【还有其他标识!我带你瞬移过去!】

  

  -

  

  “止水!”

  南贺川边,悬崖之上,鼬伸出手去抓坠落的人却抓了个空,忽然间一道金光划过,止水消失了。

  

  “!!”

  

  鼬转过身,就见止水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那人身上穿着的,正是自己幼年曾经见过无数遍的火影袍,他就是脱口而出那个称呼——

  “四代目火影!”

  

  “你是……鼬?”

  水门抬起头看着鼬,就算面目改变,查克拉的气息却很难发生变化的,“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

  鼬仔细辨认着水门的表情,最后肯定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在这之前,请问能让我先送止水去治疗吗?四代目火影大人。”

  

  斑的出现已经让他感到震惊,而现在四代目也……已死之人突然出现,在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前,他不会透露任何情报。但是止水还在对方手中,他必须要,先确定止水的安全才行。

  已经失去了第一次,他再也接受不了他离开。

  

  “好,我送你们去医院。”

  

  水门也知道对方的怀疑,他将止水交给鼬背着。

  鼬检查了一下止水,确定他只是昏迷了,才放下心来,和水门说谢谢。不管这个人来历如何,他救了止水是事实。

  

  “走吧。”

  

  水门有些不自在,止水会昏迷,完全是因为在他刚靠近时战斗本能进行攻击,于是被他干脆利落的打晕了。

  不同世界他的飞雷神术式可以共用,这点在第一个世界水门就知道了,而通过鼬的年龄改变大概能判断出这是在他“死后”的世界,在从团藏哪里离开之时水门就感应到了所有可以供自己使用飞雷神的坐标。

  其中就有一个医院旁边的。

  

  水门一路飞雷神带人,送人进医院急救室。

  “他会没事的,你要相信医生们。”水门对坚持要进入急救室的鼬说。

  

  鼬点头,下一刻手中被塞入一个冰冷的东西,他低头一看,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那罐子里装着的,正是止水的写轮眼——每个万花筒写轮眼的花纹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不可能认错。

  “这是你那个同伴的吧,物归原主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水门揉了揉鼬的头发,笑容让人安心而温暖,“去吧。”

  

  “好。”

  鼬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

  夹在家族与村子之间的压力几乎要将他压垮,止水的离开使他不得不成长起来,可现在,似乎一切都有了转机。

  止水不用死了,那么家族与村子……也不用走上那样的道路吧。

  

  送走鼬后,水门转身看向身后,三代和两位长老以及团藏不知道何时已经到来,同时水门感受到了数个隐藏在暗处的气息——是忍者。

  面对这种处境,水门却毫不慌张,这是实力所带来的底气,即使这不是他的世界,即使他了解的信息还少的可怜,他也有信心去面对一切。

  

  “三代目大人……”

  

  水门上前一一问好,最后看着面前蒙住了一只眼睛的男子,从容不迫的称呼到,“团藏大人。”

  

  第二次证明自己的身份,水门可谓是轻车熟路,即使团藏有所质疑阻难,他也应付自如,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了自己是自己。

  

  “我上一刻使用了八卦封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他们身边,见衣服是宇智波,下意识就救了。”水门说,“当时止水的眼睛已经被挖出,我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危,于是没能追上去,也没来得及留下那人什么东西。”

  

  有人对宇智波的眼睛图谋不轨,就在离木叶不远的地方,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刻。

  三代与两位长老的脸色都是一变。

  

  “我知道了。”

  三代拿着烟斗深吸了口说,“明天水门你到火影楼,我将工作交接给你,以及跟你说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他已经老了,未来还是要靠年轻一代,既然水门回来了,那就看他会怎么做。

  

  “是。”水门应到。

  

  团藏和其他三人离开前,狠狠瞪了水门一眼,水门面色如常的回以微笑,气得团藏想要骂人。

  

  系统:鼓掌.JPG

  系统:【他不会说出去吧?】

  水门:〖不会,你放心。〗

  

  如果说出自己所出现在他基地的事,一定会牵扯出写轮眼,写轮眼不管在宇智波还是整个木叶都是非常敏感的东西,所以团藏什么都不会说,哪怕对自己再看不惯也得憋在心里。

  

  “水门,我就知道你没死!”

  手术室的门被从内推开,一个褐色短发的男子走出,手套上还残留着血迹,可他却顾不上这些,冲过来给水门一个拥抱。

  “藤田。”水门后退一步才卸去了对方的力道,“你还是和小孩子一样。”

  

  藤田是水门小时候的邻居,三战后不做忍者成为了医生,水门在医院的留飞雷神坐标有不少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人。

  

  “也只有你敢这样说我了。”藤田后退一步送开水门,情绪逐渐平缓,他右手握拳大拇指指着自己,“我现在可是副院长了。”

  “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水门说。

  

  如果不是藤田相信他,止水不可能那么顺利快速的进入手术室。

  

  “我们还客气什么。”藤田脱下手套,捏在手中,这手套待会得扔到专门的垃圾桶里去,“眼睛保存完好,主体手术部分我已经完成,剩下的一些包扎就交给我的助手了,七年的手术经验,不比我差。”

  “你办事,我当然放心。”

  水门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相处十几年,他还不知道他什么样的人吗。

  

  “四代大人。”

  

  门再次被推开,鼬从手术室走出,眼睛有些发红,但情绪已经稳定,至少不是之前的凶狠与悲痛,如野兽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鼬?”水门转过头,开口问到,“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鼬说,“关于木叶与宇智波。”

  

  水门想过他死后的未来,也想过宇智波会遇到的问题,但他觉得木叶和宇智波好好沟通,一定可以化解误会,一同前进。

  但他没想到隔阂却一直存在,并且扩大着,就差一点,差那么一点点,他设想里最糟糕的结局会正式上演。

  

  而且,这些本该由大人承担的重担,却险些落到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肩膀上。

  这除了证明大人的无能还能说明什么?!

  

  小孩子的任务就是好好玩耍,过早的成熟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杀害 ,他们费尽心思想获得的和平,目标不过是为了让每一片新叶可以自由的长大。

  可战争时期都没发生过的事情,却在和平时期的现在上演!

  这让水门意难平,可他又无法去怪罪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没有错,他们只是做了各自位置上正确的事情罢了。

  

  系统:【你没事吧?任务者。】

  

  〖没事。〗

  〖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富岳。〗

  

  他们结识于战场,彼时他不过是个小小下忍,此后一同出生入死,是彼此交付后背的存在,即使后来成为分别成为宇智波族长与四代火影也不减他们情谊。

  或许因为彼此身份改变不再能想过去那么亲密,但那些刻录进的灵魂的东西是无法改变的,他们是彼此的挚友也是敌人,政见上的每一次交锋与合作都让他们更加靠近。

  

  他们约定好了,要改变木叶与宇智波相处的情况,即使现在还不可以,但时间还长,总有一天宇智波与木叶之间会不存在任何的隔阂。

  

  可九尾之乱来的猝不及防,他以死亡为代价做出的一切才是最好的选择。

  是他违背了约定,再无法继续站在那个人身边。

  

  【宇智波富岳马上要到了。】

  〖我知道了。〗

  

  水门站起身,回头通过病房门上的望进去,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不远处的楼梯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已经不用再继续在这里看着两个止水和鼬了。

  

  ——飞雷神之术。

  

  水门消失在原地,而富岳从楼梯口走出,看了眼水门之前待着的地方,推门进入病房。

  -

  

  〖13132,我未来的世界里,有富岳是任务目标的世界吗?〗

  

  【……没有。】

  

  水门没再问,系统也没有再多解释。

  ——既然没有,那知道富岳是不是死了,便没有任何意义。

  

  
——

日常许愿心心和评论!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