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人生最后的乐趣,就是换头像了。

————————

自娱自乐,打发时间,佛系交友,不爱麻烦,慢速填坑,别日空间。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搬旧文』

「18.生死因他」

  指尖残留的雷电,滚烫的鲜血,人体所特有的触感,这一切都在提醒卡卡西发生了什么。
  他杀死了自己的同伴。
  ——又一次的。
  卡卡西以为自己会崩溃,会哭泣,会大声喊叫的。
  但事实上,他全身僵硬的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带土向后倒去,地上的树叶发出被压碎的声音
  如梦初醒。
  卡卡西惊慌失措的爬过去,想堵住带土胸前的那个大洞,却只是徒劳无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自责和愧疚快要将他压垮。
  拜木遁细胞的生命力所赐,带土现在意识还是清醒的,他抓住卡卡西不停颤抖的手,“别哭啊……卡卡西……”
  卡卡西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都怪我……”他无意识的说到。
  又来了。
  带土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看到出现在卡卡西背后的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一双手从卡卡西身后伸出,环住了他。
  “亲爱的,你干的很好~”
  瞳的声音有着惑人心神的力量,卡卡西又闻到了那奇异的甜香味,眼睛变得空洞起来。
  “现在,宇智波带土,你可以去死了!”
  瞳向躺在血泊中的带土伸出手,一层查克拉在她手上聚集成锋利的指刃。
  这时候卡卡西突然眼神清明,翻手间一把苦无已经出现在手中,向瞳刺去。
  本能的后退躲开,瞳没有受伤,但她的面容却扭曲起来,眼里是歇斯底里的疯狂。
  “你竟然想杀我?!”
  “你竟然为了他想杀我?!”
  “为什么?!”
  “明明我这么爱你,为了你可以奉上一切,你的愿望我都可以满足!而他让你遍体鳞伤,背负着那么沉重的东西,未来还会杀的你!!”
  “因为他是宇智波带土。”卡卡西将苦无平举至眼前,眼神冷静,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这就够了。”
  瞳垂下头,脸被阴影覆盖,“真是不乖~”
  “卡卡西,你真是太不乖了~”
  查克拉实体化成的触手忽然抓向卡卡西。
  “既然如此,那就折断你的手脚,把你关起来!让你只注视着我!只能依靠我!再也无法离开!!”
  她已经疯了。
  卡卡西抱起带土跳起,血撒了一路。触手的攻击落在他们刚停留的地方,深深扎入,发出一声巨响,土渣四溅。
  在半空中就已经割开手指结印,当踩在一颗大树上时,卡卡西将右手按了下去。
  「通灵之术!」
  查克拉触手追来时,带土已经被最大的忍犬布鲁背在身上,和卡卡西分别躲开触手的攻击,然后忍犬带着带土跑远。
  ——很好,带土现在安全了。
  虽然瞳现在查克拉已经少了不少,攻击毫无秩序,几乎是在乱打乱扫,但还是给卡卡西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跳跃在树枝间,躲避着查克拉触手,卡卡西观察着下方的瞳。她的脖子上有一圈伤痕,血肉外翻,明显之前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
  而在写轮眼的视野下,瞳的体内有一个查克拉聚焦点,这个聚焦点还在不停的变动——之前用写轮眼看时,瞳的身体是一片黑暗。
  彻底杀死瞳的关键,应该就是这个了。
  卡卡西从怀里拿出封印卷轴,结印——
  解!
  准确的接住出现的刀,握紧刀柄,卡卡西拔刀出鞘。

  这把短刀是星野优斗送给卡卡西的。
  它原本是星野优斗父亲为自己在匠之国定做的,可是在刀造出来前,星野优斗的父亲就被政敌所伤,再无法握刀了。
  星野优斗练的是剑,刀和剑的使法完全不同,因此这把刀在到星野优斗手中后,就一直被带在身上当装饰品。
  由于带土说写轮眼太耗查克拉,他应该有就算不用查克拉也能杀人的能力,卡卡西想来想去,将原来荒废了的刀术捡了起来,出任务时找到空隙时间就在练。
  星野优斗看到后,和卡卡西打了一场,然后将短刀送给了他。
  『刀剑这种东西,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生命,区别只是握在谁手中而已。交给你,我很放心。』

  刀是用能够承载查克拉的材料铸造而成的。
  卡卡西如同一道闪电,一往无前的向瞳疾奔而去。手中的刀完全被包裹在一团雷电之中,沿途劈开一切,在空中留下蓝白色的残影。
  他将用行动告诉她,旗木刀法真正的模样!
  它是旗木历代总结改良出的杀人刀法,原则只有一个——
  一击毙命!
  面对急速逼近的卡卡西,瞳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恐慌,她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查克拉不要钱的向卡卡西涌去,卡卡西在这海浪般的查克拉艰难坚持着,可是——
  刀尖无法控制的发生了一点偏移。
  糟糕!
  卡卡西心里嘎达一声。
  时间突然停止。
  一切都在此刻定格。
  世界仿佛变成了没有颜色的默片。
  带土在不远处的一颗树旁,靠着布鲁才能保持站立,他左眼的万花筒疯狂的逆时针旋转,从万花筒化为三勾玉,然后二勾玉,一勾玉,最终变成了黑色。
  与此同时,时间也在倒流,卡卡西与瞳的距离越来越远。

  前世生命结束前的最后时刻,带土在想什么呢?
  痛恨有,怨念有,但最深、最强烈的,还是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和眷恋。
  ——如果能再来一次就好了。
  这样的念头,让带土拥有了送人回到过去的能力,但是要发动这个能力,自身必须处于濒临死亡的状况,而且写轮眼会退化回为普通眼睛。

  时间再次流动,卡卡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就回到了十秒钟之间,但这并不影响他再次动用所有查克拉向瞳发动全力一击。
  这一次,攻击突破了瞳的查克拉防御,刀插/入她的身体,却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寸步难行。
  “啊——————!!”
  随着一声大喊,卡卡西身体里涌出一股力量,刀身完全没入瞳的身体,有什么东西破碎。
  无数的光影涌过来,卡卡西看到一个女孩在父亲的虐待和母亲无能的哭泣中长大,然后某天不小心落水身亡。再有意识时,周围是一片火海,一个银发少年如神从天降,将她救了出来。
  原来是你……
  卡卡西认出了瞳,但手中的刀却毫不留情的旋转,将那一处查克拉聚集点彻底搅碎。
  她因他而生,也因他而死。
  “卡卡西……”
  瞳伸出手去触碰卡卡西,却突然从口中涌出了黑色的物质,脸上出现黑色的裂锋,破裂。
  卡卡西换手想拔出刀,却发现刀被卡住了,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而瞳的样子越来越诡异,只好弃刀退去。
  “带土,看来我们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落在带土身边,卡卡西看着瞳膨胀的身体对带土说。
  因为用刀过度所导致的肌健损伤,他的右手已经垂了下来,往下滴着血,更糟糕的是查克拉完全透支,站立都很困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通灵术早己自动解除。
  “……”
  带土现在已经看不清东西了,另一只眼睛也变回了黑色,卡卡西的声音好像来自很遥远的地方。他觉得在失血过多,或者被杀死之前,自己有可能提前死于查克拉耗尽。
  不过,能和卡卡西死在一起,对于他而言,可能已经是个不错的结局了。
  空气中的自然查克拉向瞳汇聚着,瞳的身体膨胀至一个极限后又突然缩小,一个黑色的人出现在她原本的位置。
  不,已经完全不能确定他(她)是不是人,因为它的周围出现了一片空洞,它在吞噬周围的一切!!
  “终于出来了。”
  无数人杂合在一起的声音,光听着就让人头疼。
  当初催化瞳的执念控制瞳时,零没想到她的执念竟然会成长到那种程度,在它占据这具身体后,居然压制住了他,让他的力量为她所用。
  而现在,真是要感谢面前这两个小鬼,将他放了出来。
  “为了感谢你们——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黑色的气息向带土卡卡西袭去,强大的气势将他们压倒在地,让他们无法反抗。
  绝望笼罩了他们。
  在被包裹之前,在被吞噬之前,一把苦无插/入卡卡西面前的土地,然后一个身影张开双手挡在两人之前,背后四代目火影鲜艳似火。
  “这一次……总算没迟到……”

  为了不让美琴担心,瞳的事情富岳没有告诉她。在抓捕行动开始前,他将美琴和鼬送到了玖辛奈家,离开了宇智波驻地。
  “医生说还有一个星期多,明天我就要去医院备产了。”美琴抚摸着肚子,嘴角上扬,“这几天他老是踢我。”
  玖辛奈:“他?”
  医生可不允许告诉产妇胎儿性别的。
  “因为鼬说是个弟弟。”美琴看向在一旁认真看卷轴的鼬。
  玖辛奈点点头,“小孩子的预感一般很灵。”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心神不宁。
  “咔。”
  一个细微的声音忽然响起,玖辛奈美琴看向声音来源,却看到桌上的杯子无故的破裂。
  “是水门……”
  玖辛奈的脸一下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水门他一定是出事了!”

——————

因卡卡西而生,也因卡卡西而死。

这就是瞳最初的设定。

由于她串联起了三分之一的剧情,因此我在她身上费的心思,仅次于带卡。

她的性格、她的特长、她的样貌、她的经历……这一切都不会写在文里让你们知道,但她真实的活在我的脑海里。

所以在看到有小天使说要怼死她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的人物塑造出了问题。

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是非黑即白的,人是有很多侧面性格的,不可能极恶或极善。如果一个人物变成了这样,那就太过单薄,变成了一个标签人,只能说明作者——也就是我的失败。

真是对不起大家,写的这么差。

——————分割线——————

我没想去洗白瞳,她伤人是真的,她利用止水是真的,她要带走卡卡西是真的,她要杀死带土也是真的。

但她喜欢卡卡西是真的,她觉得带土危险于是提醒止水是真的,她为救下小鸟差点被发现是真的,她想避免卡卡西被带土伤害也是真的。

如果没有误会,她是否会和带土坐在一起,喝着茶聊天。

这是我出于私心的想法。

如果有人要说我这是洗白的话,也随便了,毕竟瞳——

原本就不是全黑的。

写到最后,我只想到了前不久看到的一句话,就臭不要脸的拿出来用好了。

『爱而不得,莫强求。』

————————

我写文,你随意。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