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你好,你的故事,请签收.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搬旧文』

「19.你是英雄」

  当被水门带离零的能量圈时,卡卡西才更加直观的认识到零在吞噬这个世界。天阴沉沉的,雷光闪烁,以零为中心形成了巨大的气旋,而地面在开裂、破碎,连同原本在上面的物体一起被吸向零。
  呼啸的风声,像是世界在愤怒和痛恨,也像是在绝望和哭泣。
  背着带土的卡卡西压低重心,稳住身体,让自己不被吸走。
  “老师……”卡卡西看向水门。
  也许是为了方便布置,瞳选的地方离木叶并不远。让零以这样的速度继续吞噬下去,木叶很快就会成为历史,连废墟都不会存在。
  “……”
  水门望着零的方向,眼里是下定决心后的决然。
  “马上带着带土回木叶,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三代。”他说。
  “老师!”卡卡西已经猜到水门要做什么了。
  水门和卡卡西对视,“这是命令!旗木上忍。”
  这一刻,他们不是老师和学生,而是火影和下属。
  “……”
  卡卡西眼睛发红,却没有流泪,他咬着下唇,然后深吸一口气,大声说,“我明白了!”
  他们就此分别。
  一个向木叶飞奔,一个冲向零之所在。
  跑出一段距离后,卡卡西终究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金发的男人被打飞后在空中吐出了一口鲜血,双手却平稳而坚定的结印。
  巳-亥-未-卯-戌-子-酉-午-巳-双手合十!
  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老师……”

  自己已经死了。
  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睛,带土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这件事。
  死之前他看到了水门老师。老师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所以他现在是先去探路,还是原地等上百八十年呢?
  完全不需要思考,带土选择了后者。
  死后的世界一片黑暗,安静的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带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前行。人无聊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走了一会他已经开始踢起正步来玩了。充分的表达了什么叫做自娱自乐精神。
  突然,前方出现了火光,还有背对着自己的人影。
  那人听到带土的脚步声,转过头来。
  “旗木……叔叔?”
  几分钟后,带土坐在火堆旁边,和旗木朔茂说起卡卡西的事来。
  例如八忍犬联合起来抗议卡卡西的健康食谱,八犬一人面对面正襟危坐的进行了一场严肃的辩论;例如卡卡西有一次犯傻把所有带面罩的衣服都洗了,于是干脆几天没出门;再例如自己练土遁时在院子里弄出了一个大坑,卡卡西从外面移植了一颗樱花树回来,明年就能自己做樱花饼了……
  零零碎碎的都是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却充满了温馨。
  旗木朔茂被带土脸上的笑容所感染,也笑了起来。
  他不后悔做出那样的决定。
  但是对于卡卡西,他终究是亏欠的。
  现在知道卡卡西过的还不错,他很开心,就算卡卡西讨厌他,甚至恨他也没有关系。
  毕竟他这个父亲,当的真是太不称职了。
  “有一次啊……”
  带土正准备说下一件卡卡西的事,却注意到了旗木朔茂的愧疚,他闭上嘴巴,再张口时,话题已经改变。
  “其实……卡卡西说过朔茂叔叔您。”
  “?”
  旗木朔茂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卡卡西竟然会和他人提起自己吗?
  “到他家的第一天晚上,我有点睡不着,所以卡卡西就跟我聊天,说聊着聊着就困了。”带土挠着头说,“其实我和卡卡西以前关系挺差的,是发生了一件事才变好的。”
  他将神无毗之战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在听到卡卡西坚守规则的那里时,旗木朔茂低垂下了眼帘,他的死真的给卡卡西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啊。
  “卡卡西说,不管结果如何,您都已经尽力了。在经历了那些事情后,他如今多少能够理解您了。他还说……”
  带土突然停了下来,面对旗木朔茂疑惑的目光,他抬头无辜的望天,“有些话还是等本人来说吧——我可不想被卡卡西追杀。”
  旗木朔茂被带土的样子逗乐,这次的笑容和之前的相比,像是卸下了一些东西。
  “你之前要说什么?”他问。
  “啊?对了!”
  带土想起来自己先前要说什么了,“那一次啊,卡卡西他……”
  突然从上面降下一道光束,将他笼罩在里面。带土站起来一脸懵,“这什么情况?”
  “似乎你来这里还早了点。”旗木朔茂说。
  带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看来只有下一次才能和朔茂叔叔你将事情说完了。”带土说,“下一次,我会和卡卡西一起来的。”
  旗木朔茂轻轻点头。
  光越来越亮,带土的身影变的模糊,白光牵引着他向上飘去。
  看着下方的旗木朔茂,这个因为愧对儿子而无法安心去见妻子的男人,带土心里突然有一种冲动。
  “旗木叔叔!”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拢在嘴边,大声喊到:
  “我一直都觉得,你才是真正的英雄!!”
  白光消失,带着带土一起离开。

  在过去的某个夜晚,银发少年看着天花板,对身边的黑发同伴说,“如果真的有死之后的世界,能够见到父亲的话,我想对他说——”
  “你是我的骄傲。”

  带土慢慢睁开了眼睛,接着他认知到自己正被卡卡西背在背上,高速移动中。
  “带土!”
  卡卡西侧过头来,“你感觉怎么样?”
  他强装镇定,但声音里的颤抖还是出卖了他。
  “卡卡西……”
  带土从未有此刻一样,觉得活着是这么的美好,他声音嘶哑的说:
  “我回来了。”
  过了一会,卡卡西回应到。
  “……欢迎回来。”
  这一次,他不再假装不在乎。

  尸鬼封尽:【召唤死神,封印对方,自己死亡。】
  在决定使用这个术时,水门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他没想到,死神一出现——
  就手持着镰刀向零发动了攻击。
  水门:“?”
  围绕着零的黑暗能量被分开,零以手臂挡下这一击,咬牙切齿的喊到:
  “梓!”
  煌的毁灭,它沦落到这种地步,和她脱不了关系。
  风压将死神的兜帽掀起,露出黑发少女的脸,蓝色的眼睛已经变成血红的写轮眼,神秘的花纹转动着。
  “零,今天是你的死期。”梓平静的说。
  “你觉得我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做吗!”
  零一脚踢开梓,然后张口发出了一声尖叫,声波以肉眼可见的样子一圈圈扩散开。
  梓落在水门身边,用斗蓬护住他。
  零的声音停下后,木叶骚动了起来。
  “?!”
  精神力触角伸展开,梓看到木叶里有不少人眼睛变成了赤红色,正在攻击着周围的人。而在一栋房子内,一个黑发男孩突然抽出苦无,向自己母亲的肚子刺去。
  “鼬伯!”
  梓想赶过去,却被零拦下,“已经晚了。”
  没人会想到鼬会突然攻击美琴,因此根本没有防备,眼看苦无就要刺入美琴的肚子,一只手突然抓住鼬的手腕,然后一扯一扭,将鼬按在了地上。

  “!!”
  零要冲向木叶,梓却挡住了他,拦和被拦的角色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调换。
  “零。”
  梓扔掉镰刀,拔出腰间的剑,“你的对手,是我。”
  “……”
  水门看着两人,他想留下帮这个奇怪的死神,但是他同样担心和鼬在一起的玖辛奈怎么样了。
  “梓不会有事的。”
  身边突然有声音响起,水门转头一看就看到一只……长翅膀的白狗?!
  “你已经做的足够了,接下来就交给璃吧,我带你会木叶。”
  水门还在因为狗会飞震惊着呢,等听明白这只汪说了什么时——
  “等等,我还有……”学生。
  ——已经被突然变大的小白咬住后颈的衣服往背上一扔,起飞了。
  零没有管他们的离开,“看来你今天不会放过我了。”
  梓点头。
  零低着头,脸淹没在阴影中,然后他突然仰头笑了起来,笑的疯狂且肆意,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那就战好了!”
  作为两方的首领,他们一直都是作为幕后指挥的存在,煌覆灭后,零一直都在逃跑隐藏,所以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战斗。
  ——也是最后一次。
  力量相互纠缠、压制、吞噬、此消彼长,光影变化将这片天地印成光怪陆离的模样。
  最终一切恢复了平静。
  战斗爆发点,零躺在地上,梓的剑插进了他的心口。
  “永别了。”
  梓说着抽出剑。
  零的身体破碎成无数的光点四处飞舞,消失。这是零至今为止吞噬掉的灵魂,现在,他们可以去该去的地方了。
  最后梓的面前,只剩下一个光点,一闪一闪的发着微弱的光。
  “迷路了吗?”梓问。

  看着带土离开,旗木朔茂又坐回了火堆旁。
  “谢谢你帮他们。”他突然开口。
  没有人回答。
  旗木朔茂笑了笑,也不在意。
  火光渐渐消失,这里,变成了一片黑暗。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