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人生最后的乐趣,就是换头像了。

————————

自娱自乐,打发时间,佛系交友,不爱麻烦,慢速填坑,别日空间。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12

「12.风雨欲来」  
  
 
  

  木叶大门口,一个车队正在做出发前最后的准备。
  卡卡西看着车队里正在和别人交流的鹤田川,问站在身边的带土,“他已经偷偷瞪了我好几眼了,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这个啊……”
  带土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可能是因为你太帅了。”

  半小时前,火影办公室。
  “还有别的忍者吗?”
  鹤田川看完手中的卷轴后问。
  “……没有了。”
  水门摇了摇头,觉得心好累。
  这位委托人是来雇佣忍者,护送他和他女儿去汤之国的。本来这只是个C级任务,但鹤田川却将委托金加到了B级任务的程度,要求只有一个:
  自己挑选护送忍者。
  可是直到现在,鹤田川都没有满意的——明明自己为了不吓着他的女儿,推荐的忍者容貌都是中上的。
  其实鹤田川也觉得心好累。
  木叶难道只有好看的人才能成为忍者吗?这可不行,万一他家岚儿被拐走了怎么办?
  #论沟通的重要性#
  「唉——」
  正当两人都在心里叹气的时候,通过窗户照进室内的光被挡住。
  “老师。”
  带土蹲在窗台上,提着手中的饭盒笑着说,“师母的爱心便当,请签收~”
  水门这才发觉已经是中午了,肚子里空荡荡的。正要去接过饭盒,却有人比他更快到了带土面前。
  “就决定是你了!”
  鹤田川打量着带土说。
  “什么?”
  带土一头雾水。
  鹤田川觉得好不容易找到个长得这么“安全”的忍者,可不能让他跑了。于是他立即向带土安利起这次任务的好处,例如C级的难度却有B级的钱拿,到汤之国顺便泡个温泉什么的。
  带土听的很意动,他长这么大还没去过汤之国呢,“可我还有个队友。”
  水门这会已经完全明白了鹤田川的想法,“等等,这个任务还是交给——”
  “你别说话!”
  鹤田川打断他的话。此时在他心目中,水门已经变成了一个想让自家岚儿被拐走的大恶人。
  水门:“……”心好累。
  转过头,鹤田川问带土,“你队友长什么样?”
  虽然完全不明白鹤田川为什么这么问,但带土还是如实回答到,“他蒙着脸。”
  蒙着脸,那长得应该不怎样吧。
  鹤田川这么想着,说,“任务就委托给你们了!”
  然后,他就收获了一只就算蒙面也帅绝人寰的旗木卡卡西。
  鹤田川:“……”
  委托书已经达成,他又没有那个更改的时间,只能不让自家岚儿出马车,和偷偷瞪卡卡西了。
  因此,就有了本章开头那一幕。

  “卡卡西!带土!”
  琳!
  正在说话的两人转头向声音来处看去,然后发现琳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止水?”
  带土疑惑的看着随琳一起落在面前的人,“你们怎么在一起?”
  琳解释道,“我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了止水在找你,于是就带他一起来了。”
  止水的脸色并不好,有些苍白,眼睛下还有黑眼圈。
  “带土哥。”他开口说道,“我有重要事要和你单独谈。”
  “啊?好。”
  止水现在的样子让带土很担心,他匆匆跟卡卡西和琳说了一声,就和止水到一边的小树林里谈话去了——木叶周围最不缺的就是树林——于是这里只剩下卡卡西和琳两个人。
  “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医疗包,东西都按你的习惯放好了。”
  琳将一个医疗包递给卡卡西,虽然只是个伪B级任务,但有备无患。至于为什么只给卡卡西,那是因为带土只认识兵粮丸和绷带。给他医疗包,还不如往卡卡西的医疗包里塞双份。反正他们总是待在一起的。
  “谢谢了。”
  卡卡西接过医疗包收好,琳还是有些不放心,忍不住说道,“任务时一定要注重团队合作,不要又吵起来。”
  “知道了。”卡卡西眼睛笑成了月牙,“琳你真是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她的感情他知道,只是他永远都无法给出回应。
  有些话不用说出口就能明白。
  “……”
  琳的眸子黯了黯,但很快恢复了神采。嘴角上扬,带着一丝释然,她抬起头说,“什么老妈子,我可只比你大一岁。”
  刚回来的带土:“我最老……”QAQ
  卡卡西和琳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这时候鹤田川吹响了哨子,这是通知车队即将出发的信号。
  看着面前已经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同伴们,琳踮脚拥抱了一下他们,这个拥抱,带着最真挚的祝福。
  “等我完全控制住三尾,我们再一起出任务。”琳说。
  “嗯。”
  “就这么说定了!”
  带土卡卡西相信她能够做到。

  琳站在木叶门口,目送他们走向车队。
  视线不经意间落到车队里最中心鹤田川女儿的所坐的马车上,琳看到一只手放下车帘。那只手白皙修长,很漂亮,只是——
  琳皱起了眉。
  感觉有哪里不对?

  鹤田川给卡卡西带土的感觉与其说是去汤之国旅游,倒不如说是搬家,不过身为忍者,他们只要完成任务就好。
  而且鹤田川虽然有点抽(带土语),但是人不错,不仅没有觉得忍者只是工具的那种想法,并且还允许带土卡卡西坐在马车车辕上——就是车厢门口——不用跟着马车走。
  侧坐在车辕上,看着渐渐远去的木叶,带土眼里的温度慢慢消失,变成一片冰冷。
  止水找他说的是瞳的事。
  对于这个穿越者,带土一直是善意的。毕竟原来的人已经找不回来了,而且“瞳”没有出现失忆什么的情况,很可能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
  但是,随着调查的进行,带土越来越确定不能留下她了。
  自己儿子中毒,根本没理由瞒着父母,因此那天晚上带土就用影分/身潜入宇智波大宅,告诉了富岳这件事。
  富岳对此很愤怒,但并没有失去理智,他明白不能打草惊蛇。所以一面用例行的身体检查为表面,确定鼬的中毒程度,好为解毒做准备;另一面安排人调查鼬是被谁下毒的。
  然后,就调查到了瞳的身上。
  在调查过程中,富岳发现瞳的房子设下了结界,在水门帮忙看过后,确定这是漩涡一族的封印术。而且连玖辛奈也不知道这个封印术,因为它早已经失传了。
  越调查越发现瞳身上藏着巨大的秘密。通过日向一族的白眼,他们发现瞳的家里有着一个能量强大,堪比尾兽的球形不明物体。后来还发现她与根有关系,但团藏已死,无法找他谈话,根其他成员也不知道什么。
  继续调查下去,水门发现瞳其实对一些人出过手,只是不明这其中的规律。
  对于木叶来说,瞳已经成为了一个隐藏的巨大威胁。
  富岳水门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近几天就要行动——
  抓捕瞳。
  甚至杀死瞳。
  而虽然水门他们调查时已经非常隐秘,利用普通人、动物等做为眼线,但是止水……还是察觉出了不对。
  带土抬头看向天空,天蓝的让他有流泪的冲动。
  为什么自己身边都是些聪明人呢?
  带土心想,如果笨一点,迟钝一点,不那么敏锐,会不会幸福一些?
  而且他真的是很没用啊。
  喜欢的人有问题,于是止水来找自己这个哥哥谈话,结果他只能说这事你不要参与,连安慰都做不到……
  “张口。”
  大脑放空的带土下意识的张口,然后嘴里就被塞进了一颗糖。
  ——好甜!
  带土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自己身旁的人,“卡卡西你干嘛?”
  “你自己说的。”卡卡西现在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
  所以他这是……被安慰了?
  带土突然感觉有些不真实,他眨了眨眼,往里面挪动了一下,离卡卡西更近了些,然后面对卡卡西张开双手说,“那来一个爱的抱抱怎么样?”
  带土其实根本没准备收到卡卡西的拥抱。他只是不习惯,不习惯这种气氛,或许还有些莫名恐惧这种气氛。所以他就开始作死,把卡卡西弄炸毛开始揍他了,他就习惯了。
  但是——
  卡卡西叹了口气,然后抱住了带土,还安慰的在他背上轻轻拍着。
  带土愣了愣,犹豫着抱住了卡卡西,在发现卡卡西没有反抗后,抱的更紧了。
  他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卡卡西的心跳,慢慢地……两个心跳声重叠在一起,再也分辨不开。
  带土弄不懂自己心里的那份感觉是什么,只是——
  不想放手。
  坐一边的赶车人:“……”
  #好闪#

  此时,大蛇丸家里。
  黑发的男子睁开金色的眼睛,带着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茫然。
  头像被针扎一样疼的厉害,大蛇丸坐起来揉着太阳穴,记忆慢慢复苏。他昨天是和自来也纲手他们去居酒屋喝酒,要平常他最多喝的微醺,但是那天因为发现带土太高兴,于是就喝醉了。
  然后自来也说要送他回家——
  “!”
  脑海里突然闪过几副画面,顿时睡意全无,大蛇丸猛转头看向身侧,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白色的长发张牙舞爪的炸着。
  “……”
  大蛇丸一脸三观尽毁的掀开被子看了眼,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他他——
  他酒/后/乱/性了!!!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