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你好,你的故事,请签收.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11

「11.双重任务」
  
 
  
  
  有人陪伴是怎样的?
  是早上可以多赖一会床,听着厨房里忙活的声音;
  是拿衣服时稍不注意,就会错穿对方的衣服;
  是贴在冰箱上的家务排班表;
  是为今天吃什么而争吵;
  是洗完澡后,有人帮忙吹头发;
  是在沙发上睡着后,醒来时身上的毛毯;
  是回到家时,不用伸手去触碰那冰冷的钥匙——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这样的生活让人安心,也让人害怕。
  卡卡西明白自己在害怕着什么——
  带土,终有一天会搬走的。

  时光流逝,转眼间,带土回到木叶已经有几个月了。
  玖辛奈的肚子在这几个月间彻底显怀,水门现在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将耳朵贴在上面听里面的动静。
  今天是水门班聚餐的日子。
  这样的聚餐在过去有很多次,那时水门和玖辛奈担心卡卡西他们是孤儿,吃的不好,所以经常以聚餐的形式给他们补充营养。
  但是自从三战结束后,聚餐就很少有了,不仅是因为水门当上火影,越来越忙,还因为……
  人不齐。

  “带土。卡卡西。”
  看着在厨房里正在做饭的水门,琳将手笼在嘴边悄声问坐在身边的小伙伴们,“你们觉不觉得,老师今天心情特别好?”
  卡卡西点头表示同意。
  水门老师虽然平常也会笑,但是绝对没有今天笑的这么阳光灿烂,而且居然还开始哼歌了!
  “要我说,应该是碰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带土打了个哈切。
  花了近三个月时间,他终于用影分/身在白绝他们的协助下,不留痕迹的解决掉了雾隐向木叶施压的事——真是身心俱疲。以他的体质,近几天也撑不住了。
  “一天睡十二个小时都不够,”卡卡西鄙视的看了过来,“你是猪吗?”
  “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副没睡醒样子的人没资格说我!”带土鄙视回去,他想吐槽卡卡西的死鱼眼已经很久了。
  卡卡西额头上蹦出一个十字。
  “你、说、谁、呢?”
  “我、说、你、呢。”
  带土绝不示弱。
  坐中间的琳抬起双手挡在两人间,一脸无奈,“好了,你们别吵了……”
  一般来讲,吵架的人关系都不怎么好,可卡卡西和带土……不说那次改变了三战战局的任务,就说在那之前:卡卡西虽然嫌弃带土迟到,但每次都会等;而带土说着讨厌卡卡西,却花尽心思准备了卡卡西晋升上忍的礼物。
  ——真是的,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坦率一点啊。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坐在一旁单人沙发上的玖辛奈放下手里正在缝的小围兜,咳嗽了一下。
  “我口渴了。”她说。
  #每个孕妇都是家里的女王#
  卡卡西和带土立马忘记了争吵,异口同声的说道,“我去给你倒!”
  “呃?”
  愣住,转头看对方,互瞪。
  为了避免他们吵起来,琳说,“你们一起去吧。”
  “遵命!”
  带土表示,女神的话一定要听。
  他的笑容落在卡卡西眼里,却那么刺眼。
  卡卡西移开了目光。

  让孕妇喝凉水不好——就算是夏天也不行——可是厨房里只有刚烧好的开水,所以卡卡西让带土去拿两个碗,自己去提热水壶。
  “还是我来吧。”
  一只手抢在他之前提起了热水壶。
  卡卡西仰头看着自己的老师,深深的觉得自己的身高被鄙视了。
  “哈哈哈哈……”
  带土在一旁拿着碗,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
  卡卡西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抓住带土的手干净利落将碗扣在了带土胸口上。
  带土:“……”
  水门:“……”
  他们都没想到卡卡西会做出这么孩子气的举动。
  一气之下做出这种事,卡卡西自己也有点懵,反应过来后脸上染上了一丝红晕。
  “我……”
  他刚想说些什么,外面门铃响了。
  “来了!”
  从外面传来了琳的声音,然后是脚步声,门打开的声音。师徒三人从厨房里伸出头时,就看到琳扑进了一个淡黄色头发的女子的怀里。
  “纲手大人!”琳欣喜的叫道。
  纲手是三忍之一,是木叶最厉害的医疗忍者,没有之一。琳在带土回来后不久,就开始跟着她学习医疗忍术。
  话说在得知纲手还在木叶后,带土才发现自己搞错了时间线。纲手不是在三战结束后就离开木叶的,而是在大蛇丸叛逃,自来也为了搜集他的情报离开木叶后,才和静音离开的。
  也就是说,现在大蛇丸还在木叶。
  正想着那个爱舔嘴唇的变/态科学家,带土就看到了他——就在纲手的后面,旁边还有一只自来也。
  为什么三忍会一起来这里?!
  带土还在想木叶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正要回忆剧情,自来也就说道,“水门,上次我来你家我把钱包落这了!”
  他好不容易把大蛇丸从实验室里拖出来去喝酒,居然发现没带钱包,还好水门家就在大蛇丸实验室去居酒屋的路上,顺路。
  “……老师,你这丢三落四的毛病也得改改了。”水门有些无奈,“我把它收到书房了,老师你和我一起进去拿吧。”
  自来也和玖辛奈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跟着水门去拿钱包了。纲手趁这个空闲,顺手给玖辛奈简单检查一下身体,同时教导一下琳。
  大蛇丸坐一边看着。
  带土这才发现自己还拿着碗,水还没倒。而且客人来了,连茶都不上实在不像话,何况纲手大人还在为师母检查身体。
  于是他把碗给卡卡西,让他去折腾温开水,自己找出茶叶和杯子,速度泡好茶上茶去了。
  带土将茶摆到各人面前时,纲手跟他说了声谢谢,继续为玖辛奈检查身体,而大蛇丸……
  “您的茶。”
  大蛇丸盯着带土从衣领边缘露出的那部分白色的皮肤,嘴唇轻动。
  即使没有开启写轮眼,但带土还是轻易辨别出他说了什么。
  【我对你的右半身,很感兴趣。】
  他发现了!
  带土的大脑一片空白。

  神无毗之战的任务报告书里,只记录了宇智波带土在任务中重伤,临死前将写轮眼送给了旗木卡卡西。
  而知道带土受到了什么样伤(被巨石压中右半身)的人都明白,带土根本没有可能存活。
  带土回来后,没有人问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连水门玖辛奈给带土买衣服,都特地买的可以包住脖子的里衣,还附带了一只手套。
  可现在,自己身上的秘密,就这样被揭开,带土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杀人灭口。
  看着面前眼中黑暗涌动的少年,大蛇丸舔了舔嘴唇。
  虽然被自来也从实验室里拖出来很不开心,但是瞧瞧他发现了什么,一个移植了千手细胞的宇智波小鬼。
  他的研究还在实验中,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成功品。
  这可真是……

  与大蛇丸那双不似人类的眼睛对视时,带土感觉全身血液都好像被冻结,身体无法动弹,如同被一只毒蛇盯上的猎物——无路可逃。
  “带土,你在发什么呆?”
  手突然被拉住,带土差点将人摔出去,还好他及时反应过来,这是卡卡西。
  “我有事找你。”
  说完,卡卡西牵着带土走向厨房。
  大蛇丸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锁定在卡卡西后心处。
  卡卡西在害怕。
  带土能感觉到。
  就算看不到表情,但是从手上传来的力度,不是骗人的。
  可即使害怕,卡卡西也要保护自己。
  心脏像被什么填满了,暖暖的,身体有了支撑,也有了勇气。带土转过头迎上大蛇丸的目光,墨色的眼瞳被血红的写轮眼取代。
  世界瞬间被血色覆盖,脚下的地面化为一片血海,转眼没顶。
  在这其中响起的是——
  “谁是猎物,还不一定呢。”

  大蛇丸从幻术里挣脱出来时,纲手已经为玖辛奈检查完毕——身体健康,而自来也也拿到钱包,和水门一起出来了。
  竟然让自己陷入了幻术。
  大蛇丸又舔了舔嘴唇,他对带土的兴趣,真是越来越大了。
  不小心瞄到这一幕的带土:“……”
  #辣眼睛#
  因为他们要去居酒屋,所以水门就没有留自来也他们吃饭了。
  琳拿出卷轴,将刚刚纲手的指导记录下来,以便复习。
  “纲手大人是真的将琳当成了学生。”水门故意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看来我以后,要叫琳小师妹了。”
  “不、不用那样的。”琳赶紧说。
  带土突然想到,原著里鸣人跟自来也走了,佐助叛逃去大蛇丸那里了,小樱跟纲手学习了医疗忍术,而现在,琳成为了纲手的学生……
  带土同情的看向卡卡西,原著里学生变成师叔,现在呢,同门变成师叔……
  #卡卡西,这就是你的命啊#
  卡卡西:“……”虽然不知道带土在想什么,但好想打他。

  自来也他们的到来只是一场插曲,聚餐照常进行。
  饭桌上水门玖辛奈虽然没有互相夹菜喂食什么的,但是那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间的默契,让带土深深觉得自己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吃狗粮的。
  看来以后要将护目镜换成墨镜了。
  带土正在想些不着调的事,椅子被踢了一下,转头就见琳低声说,“卡卡西好像不开心。”
  “?”
  抬头看去,卡卡西正在吃饭,似乎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面前几乎没动的秋刀鱼暴露出他的心不在焉。
  带土抿紧了嘴唇。
  不知道是因为琳果然很关心卡卡西,发现了他没有发现的事;还是因为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卡卡西不开心,而琳发现了……总之,他觉得心里不痛快。非常不痛快。

  饭很快吃完了,外面太阳开始落下,带土他们就此告别。
  一出门,带土就看到了天空中绚丽夺目的火烧云,刚想说句真漂亮,却听到了什么动静,转头看去。
  “带土,怎么了?”走他后面的琳问。
  带头转回头来,“没什么,可能是听错了。”
  “对了琳,”他说,“我送你回家吧。”
  因为家在不同方向,因此在水门家门口,琳就要和他们分开,带土担心琳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
  “谢谢,不用了。”
  琳摇了摇头,作为三尾的人柱力,她怎么可能没有暗部跟着。
  带土此时也想起了这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走了,卡卡西。”琳对走最后还在穿鞋的卡卡西说。
  “啊?”卡卡西反应过来说,“嗯,再见。”
  “再见。”
  琳说完就离开了,走之前拍了拍带土的肩膀。
  带土知道,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去问一下卡卡西为什么不开心,毕竟男孩子和男孩子之间比较好交流。
  可是……
  虽说他和卡卡西是好兄弟,琳这样做也是想让他们的关系好点,但是——
  他喜欢琳,琳喜欢卡卡西,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是女神让自己去关心她的男神……
  带土觉得心好累。
  两人离开后,躲在树上的瞳松了口气。
  她将手中毛绒绒的小鸟放回鸟巢里,点了下它的头说,“下次小心,不要再从窝里掉出来了。”
  小鸟歪头啾了一声。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累觉不爱的带土纠结了一会,还是决定问卡卡西为什么不开心,可是还没等他开口——
  “带土。”
  卡卡西停下脚步,他叫着他的名字。
  “呃?”
  带土跟着停下,疑惑的看向卡卡西,黑色的眼睛里清晰倒映出面前的人。
  卡卡西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他问道,“你听见了,对吧?”
  “?”听见什么?
  “——大蛇丸的话。”他补充到。

  自来也他们离开时,大蛇丸走在最后。
  水门笑着,说出的话却满是警告,“我希望,你能离我的学生远一点。”
  “你真的信任自己的学生吗?”
  大蛇丸的声音像是蛇的低语,“那为什么还要派人监视他呢?”
  他的目光,若有所指的落在了卡卡西身上。
  “……”水门没有说话。

  “嗯。”
  带土说,“我听见了。”
  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悲喜。
  “你搬到我家来的第二天,监视的任务就交到了我手上。”卡卡西垂下眼帘,不敢和带土对视。
  “……”
  卡卡西只感觉一颗心慢慢往下沉,越来越冷,“你要怪就怪我好了,老师身为火影,必须要对整个村子负责。”
  「笨蛋……」
  “木叶监视可疑人员的时期是三个月,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
  「笨蛋……」
  “如果你讨厌的话,明天就可以搬出……”
  “卡卡西你这个超级大笨蛋!”
  带土忍无可忍的抓住了卡卡西的肩膀,让他与自己对视。
  “你觉得我会不知道自己被监视着吗?!”
  他知道?卡卡西一愣。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带土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还有啊,什么叫做要怪就怪我好了?!”
  他说,“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独自去承担就这么好吗?!你是当自己是铁打的还是铜造的,都不会累的吗?!真是的,你这家伙一点都不会爱惜自己!还说要我搬走,我搬走了谁来照顾你这个笨蛋!!”
  “……”
  卡卡西完全被带土这么长一段话砸懵了。
  而说完这么一大段话的带土突然觉得……好难为情。
  他他他……
  他刚刚才不是在关心卡卡西!不是!
  带土放开卡卡西,转身就想逃,然而他又怕卡卡西误会,所以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
  背对着卡卡西,带土说,“你……你别多想,我不讨厌你。被你监视的话,一辈子也没关系。”
  话一出口,带土就想时光倒流回去将过去的自己揍一顿。
  这、这种话也太肉麻了啊!
  卡卡西这时才消化完带土之前的话,那么多话里,他只抓住了一个重点——
  “你不会搬走?”
  “对、对啊。”
  带土不愧是敢骗斑的人,心理素质过关,短短时间内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恢复到平常的(二货)模式。
  “搬走的话,去哪里找你这么做饭好吃的人。”
  #感动不过三秒#
  卡卡西脸黑了。
  下一刻,他拿出了苦无。

  “救、救命啊!”
  带土手忙脚乱,上蹿下跳的躲避着手里剑。
  他看着平常冷静的让人看不出情绪的少年变的暴躁而愤怒,无神慵懒的死鱼眼变的杀气腾腾。
  好像时间从未流逝。
  毒舌的白毛少年一如既往的追杀着自己总是作死的黑毛队友。

  三个月前,火影办公室。
  “和卡卡西住一起三个月,这算什么任务?”
  带土看着自家老师刚给的任务卷轴,满脑子都是什么鬼。
  “治病任务。”水门说。
  “卡卡西生病了?!”带土一惊。
  “心病。”
  带土这回不说话了。
  卡卡西的心病不用说他也知道,他就是原因。
  “这个任务我接了。”
  带土将卷轴卷起来,“报酬就算了。”
  他看着委托人那里自家老师的名字满头黑线,“老师你还是留着自己攒点私房钱吧,我不缺钱。”
  这种变相发零花钱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玖辛奈从来不收我工资的。”水门散发着虐狗光环。
  带土觉得自己眼睛好痛,想跟自己老师说拜拜,然后离开,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老师。”他叫道。
  “嗯?”
  “你就不怕……”
  带土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之前一直想问的问题。
  “就不怕我因为在外面见到了太多黑暗,对这个世界失望,所以报复社会,要毁灭掉这个世界,重新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吗?”
  水门的反应是……忍不住笑了。
  “老师!”
  带土不满的叫道,他可是很认真的在问问题的!
  “好好不笑了……”
  水门收起笑意,表情变得认真而严肃,“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站在了我们所有人的对面。”
  “那么,请你一定不要拒绝——”
  带土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卡卡西向你伸出的手。”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沉重哀伤,将带土团团包围,让他情不自禁的红了眼圈。
  “……好。”
  像是有什么人借他之口,说出了这个答案。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