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你好,你的故事,请签收.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1

「获救于斑」
  
  
 

  带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次醒来。
  记忆里的最后片段,是在一片黑暗中,伴随着石头滚落声,琳在叫他的名字。
  带土其实很不甘心就那样死去,但他无力去改变那样的命运。
  是的,在带土看来,那是命运。
  因为,他是穿越的。
  前世的记忆里是在开启写轮眼时复苏的,但就算拥有了前世的记忆,知道自己会死,带土依然走上了那条命运的道路。因为他知道,按照剧情自己去的话,琳可能会死,但自己不去的话,琳几乎一定会死,还可能搭上一个卡卡西。如果要用同伴的性命来换自己存活,带土宁愿去死。
  而在带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能感觉到,面前的这小子已经醒过来了,可他就是不睁开眼睛,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生死轮回的夹缝……”斑开口说到,而带土也如他预想的那样,听到声音便睁开眼睛看向了他,“宇智波一族的孩子啊……”
  “……”
  带土惊讶的看着斑。
  “……”
  班等着他开口。
  “那个眼睛……老爷爷您也是宇智波一族的?”
  “这个嘛……”斑刚说了三个字,带土的问题又来了,“还有那个生死轮回的夹缝又是什么鬼啊?”
  带土边说边坐起来观察周围,“这里好黑,为什么不点灯?老爷爷您没钱……买油吗?”
  斑:“……”那个可疑的停顿是怎么回事?!是觉得他连安电线的钱都没有吗?!!(╯‵□′)╯︵┻━┻
  观察着观察着带土就看到了斑手上的镰刀——
  “老爷爷您把镰刀当作拐杖啊。这样也好,收地的时候就不用到处找了。话说老爷爷您的是水稻还是小麦啊?如果是水稻的话我可以帮你……”
  斑只感觉自己的怒槽随着带土的话,一直一直往上升,最后爆了!
  “够了!”
  斑现在特别想给带土一镰刀,然而条件不允许他这样做。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找一个合适的人,将一切都交给他了。
  而带土因为斑这一吼闭上了嘴,偏过头,他用(自以为)只有一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真是不服老的老爷爷……”
  斑觉得自己的怒槽又要爆了,在心里默念三遍冷静,强压下怒火,斑说,“你能获救绝对算得是个奇迹,竟然没有被石头压烂,简直就像是从岩石穿过去了一样……”
  听见他这么说带土看向了自己的右半身,这一看——天啦喽!他怎么变成独臂大侠了!!Σ(っ °Д °;)っ
  “后来呢?”
  带土震惊完发现右半身颜色不太对,边问边用左手去戳。嗯,感觉很像橡皮泥,不知道能不能捏变形?
  “你倒在了我建造的地下通道中…”斑努力无视掉带土的动作,“就在坍塌的岩石旁……话虽如此,你的半边身体几乎都压碎了……我帮你做了应急处理……”
  “是老爷爷您救了我……谢谢您老爷爷,您真是个好人!”
  带土觉得斑真是太不容易了。家里连灯都没有不说,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下地干活,而且还因为战争费力挖了地下通道用来躲藏。
  “……”
  面对带土同情的目光,斑一点也不想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在刚刚这短短几分钟的相处里,他已经充分了解到,带土的脑回路有多异(让)于(人)常(想)人(疯)。
  不过,他已经找到了应对方案,那就是——
  无视!
  “现在道谢还太早了……”斑加重语气说,“这份恩情你可要好好报答啊!”
  “一点都不早!您都这么……”
  带土话说到一半想起之前“斑不服老的事”,赶紧把后面老了两个字咽回去。
  斑脑袋上蹦出一个十字,他莫名奇妙知道了带土想说什么。
  为了避免自己一下没忍住脾气杀了带土,斑决定暂时离带土远点,他拄着镰刀到外道魔像前的椅子坐下。一直站着等带土醒来,他这把老骨头也是累了。
  带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好几次差点真的死了,“对了老爷爷,您现在还没告诉我您的名字呢!”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叫宇智波带土!”
  “我是……宇智波一族的亡灵……”
  “?”
  “宇智波斑。”
  斑?
  带土咽了下口水,他前世死的时候火影已经讲到四战开始了,而面具男阿飞,晓的幕后主使的身份早已被揭晓,就是宇智波斑!
  而作为一个在火影剧情开启前把眼睛送给卡卡西的炮灰,他居然被斑救了……怎么想,都不太妙啊……
  “你说的那个斑……”带土震惊的都忘记说您了,“是我的祖先宇智波斑吗……”
  自从见面以来,斑就一直被带土弄的很崩溃,此时此刻,看着震惊状态下的带土,斑莫名感觉到了开心。
  #你也有今天#
  “莫非你觉得……我是死神更可信一些?”斑说,“也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就是死神。”
  带土:(⊙o⊙)啥??
  “因为现实……就是地狱。”
  带土有不妙的预感,他想起了斑在五影会谈上说的那什么见鬼月之眼计划,还有什么“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希望了”,这种机密的事情对于他这种炮灰来说就是催命符啊!知道越多死的越快啊懂不懂?!!(╯‵□′)╯︵┻━┻
  “我要回去!”他要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万一斑觉得他知道的太多要杀人灭口怎么办?!!
  带土挪动着身体,然后……从床上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带土:“#¥%&$……”靠,忘了自己现在相当于一级残废了。
  斑:“……”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神经?
  不过不管这家伙在发什么神经,有些话他必须得说——“你还是放弃吧……这里没有出口……
  而且就凭你我这样的身体,是不可能从这里出去的。”
  带土不信,没有出口,那斑大爷怎么进来的啊——他又不是绝!!不过他现在身体废的什么都不能做,看来离开什么的只能等身体好一点再说了。
  但这样趴地上真的很不舒服……带土试图翻身,可他的动作却被斑理解为还想走。
  “别乱动,好不容易缝上去的柱间人造体会脱落的……”斑说,“你想死吗?”
  不,我只想翻个身。
  带土继续动,这种连动都动不了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让他急切的想摆脱这种状态。
  “我以后要用到你的地方还多着呢……你这辈子就跟着我吧。”斑说,“我特意救了你……别给我急着求死。”
  本来跟只乌龟一样翻不过身就很烦躁,斑还说个不停,带土一下子就火了,“你是何居心?你这个臭老头,抓我这样的小孩子干什么?!    ”
  尼玛这话不对啊!什么叫做这辈子就跟着我,还有什么叫做我特意救了你,还有之前的这份恩情你可要好好报答……为什么有一种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感觉……可是自己只是一个炮灰,有什么值得斑好图谋的——总不能是斑看他对老人很好,所以设计弄回来当孙子或者宠物养吧?╮(╯_╰)╭
  “我要斩断这世间的因果。”斑说,“只有胜者的世界,只有和平的世界,只有爱的世界。我就是想创造一个这样的世界。”
  我擦!
  知道了!
  月之眼计划!!
  带土觉得自己会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达到了最高,不过他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
  “关我屁事啊!”带土飙演技了,“我现在……只想回到同伴身边去!!”
  “并非这世间所有的事都能如你所愿……”斑说,“我的话你迟早会明白的……”
  尼玛这话我上辈子就明白了啊!
  带土明白斑是不会让自己走的了,干脆继续之前的动作——试图翻身。趴在碎石泥土的地面上真是超难受的啊!
  “要死的话就随你好了……”斑再一次的误会带土是要走,“不过你的那只写轮眼我就收下了。”
  “你要我的眼睛干什么?!”带土问,“你不是已经有写轮眼了吗?!”
  我擦这家伙不会是个喜欢收集写轮眼的变态吧!!
  “不……我的寄存在别人那里了。这只是后来移植别人的多余之物……多储备点总不是坏事。”
  带土想到了轮回眼,那双奇怪的眼睛究竟是怎么来的啊?!
  “正好右眼也没安……”斑拨开头发,“写轮眼要两只皆有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看着斑凹下去的右眼眼框,带土感觉如坠冰窟。
  他想起来了,斑带面具时露出的是右眼。
  而且听声音也很年轻。
  可现在的斑,却没有右眼,是个老头。
  如何从现在的斑,变成火影疾风传里头的斑,带土只想到了两种可能。
  一是斑能够吸收他人的生命为己用,二是斑能够像大蛇丸一样,夺取别人的身体……
  不管那种,他的情况都很不妙。
  已经死了两次,带土已经不想再死了。
  这一次,他一定要活下去,活着回到同伴身边!!

评论(2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