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你好,你的故事,请签收.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4

「光明拂晓」
  
  
 

  “玖辛奈,琳怎样了?”
  玖辛奈一出来,水门就迎了上去。
  “已经没事了,我加固了封印。”玖辛奈说,“只是我担心:琳接受不了自己成为人柱……”
  水门用一个拥抱打断了她的话。
  “还有我们在。”他说,“我们会帮她的。”
  水门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笃定,让人安心。
  “嗯。”玖辛奈抬手回抱水门,“我们会帮她的。”
  刚得知消息赶来的卡卡西:“……”
  #老师师母今天又在秀恩爱#
  #感觉眼睛要被闪瞎#
  #话说我究竟还要不要上前#
  最后还是玖辛奈发现了卡卡西,才避免了他再跑一趟。
  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来缓解自己的尴尬的同时,玖辛奈狠狠的瞪了水门一眼——她才不信水门没有发现卡卡西的到来,要真这样,水门根本没有那个命去成为金色闪光。
  水门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玖辛奈的脸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红了起来。
  这样的水门,像个小太阳一样的水门简直就是犯、犯规……
  眼见空气中都要出现爱心泡泡了,卡卡西不得已的开口问到,“师母,琳没事了吗?”
  其实从老师和师母刚刚的表现中卡卡西已经猜到琳没事了,毕竟要是琳有事的话,老师师母也不会有心情秀恩爱。可是,他还是想确认一下才安心。
  “琳没事……”玖辛奈说,“但是我发现……”

  雨之国。
  昏暗阴沉的天空,连绵不绝的雨水,潮湿泥泞的地面,这一切都让人感到压抑与烦躁。
  “阿切!”
  行走中的带土突然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
  “!”Σ( ° △ °|||)︴
  漩涡绝被这个喷嚏吓得一下子跳开老远,然后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带土,“带土你不会感冒了吧?”
  没等带土回答,漩涡绝就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啊,笨蛋不是不会感冒的吗?”
  言下之意就是说带土是个笨蛋。
  “呵。”
  带土露出一个鬼畜的笑容,然后飞起一脚将漩涡绝踢飞——丫的就是欠揍!
  完成日常的揍漩涡绝任务后,带土看向不远处在山崖下避雨的三人。三人中的红发男子就是长门,他的眼睛上有一圈一圈的花纹。
  “那就是斑的轮回眼……”
  带土觉得长门的眼睛简直是自带催眠效果,看久了头晕。
  “那是在他幼年时,偷偷给他移植过去的。”白绝说,“长门拥有千手的血统,是除了斑以外,唯一能够通灵出外道魔像的人。”

  斑在幻术里跟带土说过:他在与柱间一战时获得了柱间的细胞,在将其移植到伤口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直到临死时,才开启了轮回眼。
  在拥有轮回眼后,斑就可以从通灵石里通灵出十尾的空壳。他将十位的空壳命名为外道魔像,而十尾的封印石就是月亮。
  然后斑用魔道的身体为触媒,培养柱间的细胞,也就是说,白绝他们这些人造人,其实都是千手柱间的克隆体……不过都很劣质。
  没有宇智波和千手的力量,就无法开启轮回眼,更别提操控魔像。
  而按照斑的说法,带土的右半身被接上了千手的细胞,就算没有开启轮回眼,日后操控魔像也没有问题。
  至于斑的计划,是先让长门归顺,然后集齐分散的尾兽,再让长门用轮回天生复活自己……

  “走吧,我们去认识一下他们。”等白绝说完后带土说到。
  “……”白绝站在原地没有动,“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带土心说:来了!
  在将黑绝收进神威空间时,带土就做好了被问问题的准备,毕竟他也没打算靠那个随口说的谎言骗到谁……等下,漩涡绝不是会真的信了吧?
  在心里默默的鄙视了一下漩涡绝的智商,已经走出几步的带土转过身,反问白绝,“那你想要什么呢?”
  自己想要什么?
  白绝从来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一时愣住了。他一直都没有什么目标,会想要实现无限月读,也只是因为生命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斑,而斑想要实现无限月读而已……
  “……”
  看着陷入思考的白绝,带土在脑内撒花。
  作为一个没有点亮口遁这门技能的人,他真的没有太大把握说服白绝。所以他就按照前世听说过的方法一样,一针见血地点出白绝身上的问题,让其陷入对人生的思考中无法自拔,能拖多久是多久(喂!)。而且从相处的这一年时间来看,带土可以肯定白绝是个文艺青年,中招几率大大上升。
  你看,这不就成功了吗?
  既然成功了,带土就准备闪了,就让白绝在这里静静的思考人生吧。
  可是带土迈了下脚,没迈动。
  紧接着,他就突然被扯进了地里,只剩个脑袋露在外面。
  “带土你现在落在我手里了哈哈哈哈!!”漩涡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在带土面前蹲下,一脸嘚瑟的说道:
  “想出来就求我啊~~”
  带土的上半张脸已经全黑了,等他出来后,他不把漩涡绝这个二逼当橡皮泥玩他就不姓宇智波!绝对!!
  “什么人在那里?!”
  从带土脑后传来一个男声,是弥彦,还有长门和小南——他们是被漩涡绝刚刚嚣张的笑声引来的。
  白绝和漩涡绝对视一眼,果断融入地面,走了。
  被抛下的带土只想掀桌,说好的同伴爱呢?!(并没有说好)
  “让他们跑了……”
  弥彦在带土头边停下,心想雨之国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奇怪的两个人,还有那个离开时的忍术,简直匪夷所思。
  “还是先把他救出来吧。”小南看着带土说。
  此时的带土只是用绷带将左眼缠起来了,所以满是伤痕的右半张脸完全暴/露在外,再加上年龄不过十五,很容易激发起身为女性的小南母性。
  “成。”弥彦说。
  两位同伴都同意了,长门也就没有反对,对于他而言,生命里最重要的,就是弥彦和小南两个人了。要是这个少年有问题的话,他会解决掉的。
  带土:⊙_⊙噢,我感觉到了杀意。

  这是弥彦长门小南和带土的第一次见面。
  ——他们花了半个小时把带土挖出来。

  从那天后,带土就化名为阿飞和弥彦他们认识,并且在那个山崖边搭了个木屋(木遁制造)住了下来。至于身世问题,带土把自己的经历改了改就用了,反正只要不用写轮眼,就不会有人猜到他是宇智波带土——毕竟宇智波带土已经是个死人了。
  弥彦长门小南偶尔会来看看带土,从年龄上讲,他们比带土大,身为前辈,照护一下带土是应该的。而带土,则抓住每次他们来的机会刷好感度。
  然后某一天,在带土例行刷好感度的时候,弥彦突然向带土提出了邀请——
  “阿飞,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带土当时正在吃小南给的绿豆糕,闻言立刻呛到了,赶紧抓起水杯猛灌了一口,才缓过气来。
  “弥彦大哥你别开玩笑,我哪有资格……”
  带土用衣袖擦了下嘴说道,心想夭寿哦,加入晓要戴会被人误会的戒指,还要涂跟中毒了一样的指甲油,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玩耍?
  “我没在开玩笑。”弥彦说,“能够说出‘只有人们内心渴望和平真正的和平才会到来’这种话的你,绝对有资格加入我们。”
  带土听了这话只想捂脸,这是他前世看到的话,才不是他说的。他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不过他很认可这句话就是啦。
  见带土不说话,弥彦张口就要劝说,他邀请阿飞(带土)加入晓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仔细想过的。阿飞(带土)这个人,看起来很普通,但经常会说出一些很有道理的话来,而且弥彦有一种预感,阿飞(带土)是见过真正的和平的,有他在的话,他们在实现和平的道路上一定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可这时候小南拿了块绿豆糕塞进弥彦嘴里,“这么大的事,总得让阿飞想想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弥彦秒懂小南的意思,他费劲的嚼着绿豆糕——太干了——说道,“小南你再这样,会嫁不出去的。”塞绿豆糕封口什么的,太不淑女了。
  “你说什么?”小南笑的很温柔,身上却在放杀气。
  坐一旁的长门没忍住笑了下,小南喜欢弥彦,弥彦没发觉也就算了,竟然还说这样的话,简直找死。不过小南确实……
  小南好像会读心一样看了过来,“长门,你也这么觉得吗?”
  “没、没有。”长门摇头。
  “明明就有!”
  然后带土就看着小南拿着绿豆糕说要塞住长门的嘴,长门起身就跑,小南在后面追,两人就这样展开了追逐战,接着弥彦咽下了绿豆糕,上去说要帮小南抓住长门——好兄弟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被两人逼急了的长门连带土的台词都蹦出来了:
  “说好的同伴爱呢?!”
  “谁跟你说好了!”
  小南和弥彦异口同声的说道。
  就算用上查克拉,将天花板都当成了落脚点,但以三人出色的身手,也没有损坏到任何一件带土摆在屋子里的东西。
  然而看着这充满欢乐的一幕,带土却想到了火影疾风传里,已经死去成为天道佩恩的弥彦,瘦骨嶙峋虚弱的吐血的长门,还有失去了所有生气,脸上再没有笑容的小南……
  都是这个残酷黑暗的世界,才会让他们变成那样……
  所以啊,才要创造一个……
  不!
  不对!
  不能这样想!!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正在走向一个可怕的方向,带土咬了咬舌尖,借由疼痛让自己的大脑清醒起来。
  他觉得很糟糕。
  因为现在看来,不管怎么抵抗洗脑,他还是被斑影响了。
  这可不妙啊……
  “阿飞,怎么了?”
  小南毕竟是女孩子,细心一点,发现了带土的不对劲。
  “我没事,小南姐。”
  带土怔了一下,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回答到。
  他刚刚在担心什么啊,一切都还没发生不是吗?
  所谓穿越者,不就是应该凭着知道剧情的金手指,让事情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吗?
  那么,自己这个穿越者想要的是——
  改变晓的悲剧。
  让晓成为光明的拂晓。

  晓悲剧的开始,便是弥彦的死亡。
  在将和平的重担托付给长门后,自来也就离开了,而弥彦他们也以弥彦为首领开始了行动。没过多久,他们的组织就声名鹊起。
  雨隐的头目半藏在听说了有关弥彦他们的传闻后,就主动联系了他们。因为他已经不能再无视弥彦他们了。
  半藏提出以晓为核心,和三大国进行和平交涉。希望能以弥彦他们的力量,从三大国那里得到和平协议。
  弥彦他们决定为这个想法出把力。
  可那天,在原本应该交涉的地点,却出现了半藏的手下和木叶的暗部。半藏和木叶的团藏联合起来要将弥彦他们抹杀。
  团藏为了夺取火影的位子和半藏联手,而半藏为了自己的权力和团藏勾结。
  他们抓住了小南,要挟长门杀了弥彦,这样长门和小南才可以活下去。在长门拿着苦无犹豫不决的时候,弥彦握着他的手,将苦无送进了自己的心脏。
  可是弥彦死亡后,半藏和团藏还是要杀了长门和小南,而长门则在悲痛之中召唤出了外道魔像。
  那之后,长门接替弥彦成为了组织的首领,认同了原著带土的理念……

  站在弥彦长门他们身后,看着上面那包括半藏团藏在内的一群人,带土回忆着剧情。
  他原本是打算跟着小南,从一开始就避免小南被抓的,可是当他到达弥彦他们现在的基地时,却得到了小南提前带人去了交涉地点的消息。
  “对于我来说,你们的组织就是个大麻烦。弥彦……作为首领的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半藏说道。
  锋利的苦无,横在了小南的脖子上,“你要是敢反抗的话,这女的就没命了!”
  然后那把苦无,被半藏扔在了弥彦长门面前,“那边红头发的家伙……用这个杀了弥彦。这样你和这女人还有那个小孩就都得救了。”
  他完全没有将带土放在眼里。
  “……”长门沉默着。
  “不要啊,长门!”小南喊道,“别管我,你们快逃吧!”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犹豫为难的长门,担忧以及自责自己被抓住的小南,还有似乎已经下定决心的弥彦……带土的目光最后落在半藏身上。
  “长门……”弥彦说,“杀了我吧。”
  长门大口大口喘息着,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我只想保护他们,为此我愿意承受任何伤痛。』
  “长门!”弥彦催促道。
  “不要!”小南喊道。
  “快点儿,不然这女的就没命了!”半藏说完这句话后,满意的看到长门拔起了苦无。
  【——但,也只是好像而已。】
  就是现在!
  带土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睛已经变成血红的万花筒写轮眼!
  半藏可是和三忍联手打的势均力敌的人,带土一直没动,就是在等他放松警惕的那一刻——越临近实现目标,人就越容易松懈。
  幻术·奈落见之术!
  半藏的眼神空洞了一瞬。
  带土冲了上去,从弥彦长门之间穿过,没让弥彦撞上长门手中的苦无。
  半藏从幻术里挣脱出来就看到带土离自己只有几步远,他当机立断的丢下小南跳开,落地后右手撑地。
  ——刚到小南身边要为其解开绳子的带土脚下地皮突然掀起,那竟是一张张的起爆符,有的还缠上了带土的腿。
  “轰!”
  巨大的爆炸声!
  “小南!”
  “阿飞!”
  弥彦和长门焦急的喊道。
  “除掉了吗?”
  半藏看着升腾起的烟雾,他原本是打算让长门杀了弥彦,然后让手下动手杀了长门的。如果长门侥幸来到小南身边的话,他就用起爆符将他们干掉,可没想到竟然出现了带土这个变数。
  不过,这么多起爆符,那两个人应该都变成渣渣了吧。
  可是当烟雾淡去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巨大的巨人!
  须佐能乎!
  “怎么可能……”
  团藏几乎是瞬间认出来了这个巨人是什么,记忆里宇智波斑带着九尾攻击木叶的事情好像还历历在目,也是那天,他明白了宇智波的邪恶以及——强大!

  “阿飞……”
  须佐能乎里,刚被解开绳子的小南看着前方的背影。
  “抱歉啊小南姐,骗了你们。”
  带土抓住左眼的绷带,扯下,回头时一双血红的写轮眼倒映在小南眼中。
  “我其实叫做……宇智波带土。”

  斑的左眼并没有和他的尸体一起下葬,而是被移植到了带土左眼框里。
  那只眼睛的主人是一个在第二次忍界大战里死于起爆符的宇智波,众人都以为他尸骨无存,哪能想到他的一只眼睛被白绝带走,最后到了斑的手里。
  当然,现在这只眼睛属于带土。
  在移植那只写轮眼后的一段时间里,带土一直在做噩梦,梦到前世自己死时的场景,然后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总之,在拆下绷带后带土发现,那只眼睛变成万花筒写轮眼了。
  多亏了它,带土可以使用须佐能乎。

  在这个靠手印放魔法的世界里(什么鬼!),开高达(不要随便破坏世界观啊魂淡!)简直就是作弊,一脚一个不要太容易。
  而且,弥彦和长门在短暂的震惊过后,就开始帮助带土收人头。
  很快,敌人们就搭上了前往净土的单程车。
  团藏是最后一个挂的。
  他在最后还想用里·四象封印术与带土他们同归于尽,可是别说带土有前世记忆了,就算没有,以他和玫辛奈学习到的封印术知识,也绝对不会中招。
  一把火焚烧了尸体,带土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在等。
  等待弥彦他们的审判。
  虽然一开始就想要改变晓的悲剧,虽然后面的相处里有了感情,但这一切,都无法掩盖一件事——
  他骗了他们。
  要是凡事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那还要警卫部(木叶版的警察)干什么?
  终于,结果来临——
  一只手搭在了带土的肩膀上,带土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听到弥彦的声音响起在身边:
  “你今天来基地说要加入我们的话,还算数吗?”
  带土愣了一下,然后答道。
  “当然算数!”
  雨渐渐消失,阳光冲破乌云的阻拦照在脸上——
  天……晴了。

  既然加入了晓,那么就要搬家了,在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后,带土开始整理要带走的东西。
  “带土,我跟你说个事。”
  漩涡绝的脑袋突然从墙上冒了出来。
  一看到他,带土就想到了自己与弥彦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妥妥是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你终于肯出现在我面前了啊。”带土抓住漩涡绝,将他从墙上扯了下来,“让我想想……要将你捏成什么?”
  “别别别……”漩涡绝奋力挣扎,“我刚刚去了趟木叶!”
  “那又怎样?”带土一点都不想听他说话。
  “琳到现在都没有醒!!”漩涡绝大声喊道。
  手臂上的力量突然消失,漩涡绝向前走了几步才稳住身体,回过头,他看到带土一脸空白的喃喃道——
  “怎么会……”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