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白晚

人生最后的乐趣,就是换头像了。

————————

自娱自乐,打发时间,佛系交友,不爱麻烦,慢速填坑,别日空间。

【带卡】当呆兔拒绝报社5

「守株待兔」
  
  
 

  带土以前很容易哭,为此还被卡卡西叫做哭包,而在经历过这么多事后,带土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变得足够坚强,不会再哭了。可是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那个身影时,眼泪根本无法控制的涌了出来。
  “琳……”
  站在床边,带土颤抖的伸出手想去触碰琳的脸,却在最后一点停下。手慢慢地收回,握紧成拳。
  该死!他真是该死!
  就因为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就因为害怕不被接受不敢回来,下意识的不去了解木叶的消息,所以到现在才知道了琳还没有醒来的消息。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的话……
  “琳……我带你去找纲手大人……”带土用衣袖擦了擦眼泪,俯下身就要抱起琳,“她那么厉害,一定可以让你醒来……”
  可这时候,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琳起来……”
  手中的袋子掉落在地,卡卡西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病床边的人,不敢置信的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带、带土?!”
  “原来是卡卡西啊……”
  带土直起身来,看着卡卡西,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宣布道:
  “我要带走琳。”
  “不行!”
  卡卡西反对。
  “闭嘴!”带土说,“你这个连琳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我……”
  见带土又要去抱琳,卡卡西冲上前去拦住带土的手,带土反手别开,俩人过了几招,最终向后跳跃,分立于病房的两旁。
  “看来不解决你是不行了……”
  看着挡在病床前的卡卡西,带土说道。
  “带土,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够了!”
  带土用攻击打断了卡卡西的话,卡卡西无奈之下,只好应战。
  因为是在病房里,怕波及到琳,所以两人都没有使用忍术,而是用起了体术打斗。
  卡卡西在木叶经常被凯挑战,有这么个体术高手陪练,体术水平自然很高,可他打不过带土,因为带土的体术是跟斑学习的——作为第一代火影千手柱间宿敌和挚友,斑怎么可能会有短板——而且带土比卡卡西大一岁,力量速度都高于卡卡西。
  所以很快,卡卡西就处在了下风。
  找准时机,带土一脚踢在卡卡西的腹部。卡卡西倒飞出去,撞在墙上滑落下来,痛的感觉全身都散架了,再也爬不起来。
  “……”
  带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病床走去。
  眼看带土就要抱起琳离开,卡卡西大喊道:“老师,你还不出来吗!”
  “?!”
  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带土身边,抓住了他的右手腕。
  水门笑眯眯的说道,“我只是想看看学生们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出来,是因为他看得出,带土只是想让卡卡西失去行动能力:击中腹部的那一下再重一点,卡卡西绝对会吐血。
  “……”
  带土明白自己这次是带不走琳的了——现在的他可打不过水门老师,而且战斗声音太大的话,还会引来其他人——他用左手从忍具袋里抽出苦无,就要斩断自己被水门抓住的右手离开,反正它还会再长出来的。
  带土你在干什么!
  水门惊悚了,他可爱的学生这些年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学会了自/残!!
  而这时候,卡卡西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爬起来冲过去,一手刀砍在了带土后脑上。
  带土只感觉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卡卡西赶紧接住了他。
  水门擦了下额头上的虚汗,“干的好,卡卡西。”他刚刚真的是被带土的举动吓到了。
  “呃……”
  一直躺在床上的琳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揉着眼睛说,“抱歉,我真的睡……”
  这时候她看到了卡卡西抱着的那个人,尽管变化很大,但琳还是将他认了出来。
  “带、带土?”
  “嗯,是他。”卡卡西看着带土的脸,“总算是……把这只兔子抓住了……”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直支撑着自己的目标达成,这些天来积累的的疲劳与困倦全部涌了上来,卡卡西闭上眼睛,向地面倒去。
  “卡卡西!”琳叫道。
  水门一个瞬身术过去,接住了带土和卡卡西,“他只是太累了。”
  看着陷入昏迷的两人,水门叹了口气,这两个臭小子,可真够重的啊。
  不过,水门班能够重聚,真是……
  太好了。

  ——好黑,这是哪里?
  “师母,琳没事了吗?”
  ——呃?卡卡西的声音。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光点,慢慢扩大,出现了人的影像与声音。
  “琳没事……”
  一个红发女子出现在视野之中。
  ——师母?这什么情况?
  “但是我发现……”
  “她的身上,出现了我曾经指导带土开发的封印术的痕迹。”
  ——因为这个暴露了吗?真不愧是师母啊,明明我都已经将它改得面目全非了。
  ——诶,等下,我这个视角……
  ——我……
  ——我是卡卡西?!
  “什么?!”
  听到玫辛奈的话水门和卡卡西惊呼道。
  带土能够感觉到卡卡西的身体在颤抖,他在激动,在喜悦,但同时他也在害怕,害怕玫辛奈弄错了。比起得到希望后又失去,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希望好。
  水门很快冷静了下来,问,“玫辛奈,你确定吗?”
  “在发现封印术的痕迹时,我还不敢确定,毕竟两者相差太大了。可是……”
  玫辛奈从身上拿出笔和卷轴,然后她展开一点卷轴,提笔在上面写了两个符文。
  “你们看这个,第一个是封印术常用的符文,而第二个……”玫辛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带土经常把第一个写错成这样。”
  ——所以说我被发现是因为错别字吗?!
  带土给自己跪了,他错了,他就不该因为那个符文写错了也没什么就不改了。这不,遭报应了吧。
  “现在可以肯定带土还活着了。”水门摸着下巴做思考状,“可他为什么不回来?”
  ——因为……
  “因为害怕不被接受吧。”
  ——Σ( ° △ °|||)︴欸?!
  带土惊了。
  为什么卡卡西会知道他的想法?!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玫辛奈说,“卡卡西你果然和带土关系很好啊。”
  “谁和那个白痴关系好了啊!”
  ——谁跟这个混蛋关系好了啊!
  两只都炸毛了。

  第二天,琳醒了。
  然后,带土就见证了那个将他坑回来的,由水门卡卡西琳商量而出,被玫辛奈命名为“守琳待兔”计划诞生的全过程。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卡卡西,你去睡觉吧。”水门说。
  “不用。”
  随着这句话,视野左右移动了一下,应该是卡卡西在说话的同时摇了头。
  “可是……”水门还想说什么。
  “老师。”卡卡西打断他的话,“火影的事务很多的,这里交给我就好。”
  “那……好吧……”水门离开了。
  ——水门老师你快回来,对付卡卡西这样的人,直接武力压制就好了啊!
  带土(尔康手)喊到,可惜没人能够听见他的话。
  卡卡西的视线又落回病房的窗口上,好像下一秒,那里就会跳进来一个人一样。
  ——又变成了这样……
  带土现在想撞个墙让自己冷静一下。
  从计划实施那天开始,卡卡西就一直是这个死样子,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不到,吃饭能用兵粮丸应付就用兵粮丸应付,几乎一天到晚都守在病房……
  带土觉得要换了自己,早就坚持不住了,可卡卡西偏偏就坚持到了现在,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坚持下去!
  他就想不通了,卡卡西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执着,明明他们从小到大都相看两相厌的!(╯‵□′)╯︵┻━┻
  而且坑/爹的是……他对卡卡西感同身受。
  这就代表,卡卡西的所有心情带土都能接受到。
  一开始的期望,然后慢慢失望,会怀疑这样下去究竟能不能等到带土,会想去找他,可是却不知去哪里寻找……于是只能继续等待,近乎绝望的等待。
  而伴随着这些的,是跃动在每个神经末梢的疼痛感。
  不强烈,却让人感觉快要窒息。
  带土觉得脑子好乱。
  在救了琳之后,他原本是想就当宇智波带土已经死了,在外面开始新的人生的,可是却被老师和同伴联手坑了回来。然后,他居然莫名其妙的附在了过去的卡卡西身上,知道了那个“守琳待兔”计划,完全体会到了卡卡西在等待时的心情……
  带土现在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他想要自己快些回来,不要让大家再等待下去了;
  而另一方面,他又想自己晚些回来,因为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被打晕之时,就是回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他真的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卡卡西……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带土的呼喊,在卡卡西再次打算用兵粮丸应付午饭时,派出玫辛奈武力压制了卡卡西,将其提去了一家餐馆。
  “吃饭!”
  玫辛奈将筷子拍在桌子上,红色的长发张牙舞爪的飘动着。
  卡卡西咽了下口水,拿起筷子开始扒饭。
  还是师母历害啊。 带土心想。
  事实证明,太久没吃东西的胃是装不下多少东西的,看着卡卡西才吃了一碗饭就吃不下了,玫辛奈只好放过他,随便让他带些吃的去给琳。
  一切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直到……卡卡西推开病房的门。
  “琳起来……”
  卡卡西的下半句话断在口中,他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病床边的人,不敢置信的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带、带土?!”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和带土记忆里的一样,说要带走琳的自己,反对的卡卡西,还有被叫废物时心脏的刺痛……打斗,被踢飞在墙上,滑落。
  靠在墙上,带土感觉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
  该死!怎么会这么痛!
  然后水门出场,看着自己左手从忍具袋里抽出苦无,就要斩断自己被水门抓住的右手逃走,带土听到卡卡西的声音在脑中爆炸——
  “不要离开!”
  那一刻,带土感觉自己完全变成了卡卡西,他爬起来冲过去,一手刀砍在另一个自己后脑上。
  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带土醒来后见到了玖辛奈。
  玖辛奈摸着他脸上的伤疤,眼里的心痛满的像是要溢出来,“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吧带土……”
  然后她一把抱住带土,拍着他的背安慰到,“没事了……以后都没事了……”
  “师母……”
  带土红了眼圈,虽然玖辛奈只比他大十多岁,但在他心里,他一直都是把她当母亲看待的。
  “回来就好。”
  水门摸了摸带土的一头乱发。
  “老师……”
  带土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带土,我现在是医疗忍者了。”琳说,“等我再厉害一点,我一定帮你把伤痕都去掉。”
  所以,不要再自卑了,带土。
  “琳……你们……”
  带土已经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卡卡西在一旁抱着双臂看着这一幕,撇了撇嘴,哭哭啼啼的,他才没有想加入呢。
  这时候带土注意到了卡卡西。
  而卡卡西发现了这点。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哭包(指带土)跟师母说了什么,师母就放开了他,接着那个哭包向自己过来了!
  #你要干什么#
  带土无视卡卡西警惕的目光,直接抱住了他。感觉着卡卡西因为不习惯这样的接触,而僵硬的身体,带土勾起了唇角。
  说来也怪,之前他一直都觉得无法面对卡卡西,可是等真的面对时,反而没有那种感觉了。
  “卡卡西。”
  带土将下巴抵在卡卡西肩膀上,说道:
  “我回来了。”
  卡卡西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他别过头,脸上出现了一点可疑的红晕。
  “谁管你啊……”

评论(1)

热度(68)